全球经贸裂痕或将继续加深 IMF主张改善贸易失衡

 新闻资讯     |      2019-09-11

  贸易保护主义在今年愈演愈烈,对于全球经济和贸易的负面影响也越发明显。在全球贸易保护主义浪潮的冲击下,市场避险情绪持续升温,全球金融市场震荡频繁,全球各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长前景也越发暗淡,尤其是对出口导向型经济体的冲击更加显著。

  在全球经济增速放缓以及贸易保护主义的阴霾下,不少国家纷纷选择放松货币政策的策略,全球出现了新一轮的“降息潮”。然而,值得注意的是,在全球利率总体水平已经较低的情况下,各国央行进行降息以刺激经济的政策操作空间已然十分有限,宽松货币政策是否能顺利传导并且对经济起到支撑作用仍充满不确定性。

  更重要的是,利用贸易保护主义和加征高额关税的方式来改变贸易失衡问题是解决不了问题的。贸易保护主义的蔓延只会进一步加深全球经济和贸易的裂痕,并且损害国际贸易体系的运行,既伤人又害己。

  出口导向型经济体显著受挫

  全球贸易保护主义的盛行带来的最直接后果就是外部需求的减少,这导致出口导向型经济体出口大幅下降,进而拖累了其经济表现。在亚洲地区,典型的出口导向型国家,如新加坡、韩国以及日本的贸易出口状况已经开始恶化,贸易形势面临严峻考验。

  数据显示,新加坡7月的非石油产品出口同比下降11.2%,已经连续第5个月出现下降。另外,韩国与日本之间的贸易争端令两国的贸易关系出现恶化,对两国的经济前景也造成了负面影响。由于韩国出口额已连续7个月下降,韩国央行在7月将基准利率由1.75%下调至1.5%,以支持经济增长。

  而日本财务省8月19日公布的数据显示,对于贸易争端的担忧和全球需求疲软令日本7月出口增速下滑,同比下降1.6%,而日本7月进口则是同比下降1.2%。出口萎缩的速度快于进口,导致日本在7月出现贸易逆差2496亿日元。

  具体而言,日本7月对中国出口同比下降9.3%,对韩国出口同比下降6.9%,对新加坡出口同比下降22.3%。而日本对美国的出口则实现同比增长8.4%,这主要得益于半导体生产设备、建筑和矿业机械等方面出口的增长。

  值得注意的是,当前美国与日本仍在就贸易协定进行谈判,但并未取得实质性进展。据路透社报道,日本经济再生大臣茂木敏充表示,在美日达成贸易协议前,仍需要进一步弥合分歧,并表示与美方的谈判很艰难。另外,有消息人士称,因美日双方无法在农业和汽车领域达成共识,双方在9月达成协议的希望正在下降。若美日之间“谈崩”,不排除特朗普政府将实施关税报复,这或将进一步加重日本贸易出口的下行压力。

  同样受到全球需求减少以及贸易不确定性影响的还有德国。长期以来,德国经济在很大程度上依赖出口,因此,在外部需求减弱以及全球贸易环境不佳的情况下,德国的出口受到严重打击。若全球贸易紧张局势无法得到有效缓解,叠加英国脱欧的不确定性导致德国对英国出口下降以及美国与欧盟之间在汽车问题上的僵持不下,德国出口和其经济表现将继续受到抑制。

  宽松货币政策无法改善贸易失衡

  作为本轮全球贸易保护主义浪潮的始作俑者,美国特朗普政府应该意识到,推行贸易保护主义和对贸易伙伴施加高额关税的行为,已经严重影响到了全球投资者的信心,同时也增加了美国企业和制造商的生产成本,令美国经济承受了更多的下行风险。更重要的是,实施关税政策并不能解决特朗普口中所谓的“其他国家在贸易上占美国便宜”的问题。

  需要注意的是,对于当前存在着的贸易不平衡这一问题,加征关税并不能解决。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8月21日发文表示,提高双边关税不太可能减少总体的贸易失衡。相反,施加关税可能会削弱企业信心和投资,扰乱全球供应链,同时增加生产商和消费者的成本,从而损害国内和全球经济的增长。

  值得注意的是,除施加高额关税外,特朗普政府还持续不断地向美联储施压,要求大幅度降息,其背后的意图之一,就是认为过强的美元降低了美国出口商品的竞争力。而美联储降息一般而言将令美元有所走弱。

  不过,IMF对通过实施宽松货币政策来解决贸易失衡的方式,也持有反对意见。IMF在上述文章中警告,不要试图通过货币宽松政策或市场干预来压低本币的汇率。利用货币政策不太可能引发大规模、持续的货币贬值到足以改善贸易失衡问题,反而可能会对国际货币体系造成不利影响。

  IMF建议,无论是赤字国家还是盈余国家,都应该先解决造成贸易失衡的基本宏观经济和结构性问题,而不是采取关税等无效甚至适得其反的措施。“对于美国和英国等赤字国家来说,应在不牺牲增长的情况下削减预算赤字,并加强其出口工业的竞争力,包括加大对工人技能的投资和鼓励养老储蓄。”IMF进一步指出,对于德国等拥有盈余的国家来说,应尽可能利用财政政策,加大对基础设施的投资,并采取鼓励私人投资的改革措施。这些改革可以包括通过对研发采取税收激励来支持创新,降低进入商业服务和受监管行业的壁垒等。